主页 > 金融 > 北京和众汇富:这过山车似的走势,谁受得了?

北京和众汇富:这过山车似的走势,谁受得了?

[导读]:北京和众汇富:这过山车似的走势,谁受得了? 一天十倍的大牛股,行业龙头国盾量子,股价还会继续起飞吗? 7月9日,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盾量子)正式登陆科创...

北京和众汇富:这过山车似的走势,谁受得了?

 

 

一天十倍的大牛股,行业龙头国盾量子,股价还会继续起飞吗?

7月9日,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盾量子)正式登陆科创板,以每股280元开盘,较发行价36.18元/股大涨673.9%。昨日,国盾量子最高点报496.00元/股,上涨1270.92%!小伙伴们,对科创板硬核科技股的热捧程度,是不是长见识啦?毕竟国盾量子上市第一天走出1000%+的天花板之后,然后又创新高了,这一数字也打破了科创板的首日涨幅纪录,科技线赋予的是更多的赚钱效应。

在市场炒作、明星股东背景等因素综合刺激下,国盾量子仅用1天,就成了一只10倍大牛股。但是昨日就开始一路走跌,跌幅7.13%,今日最低点报350元/股,这过山车似的走势,让人不禁颤颤发抖,谁受得了?

 

 

一、“量子之父”潘建伟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与第一大客户存交叉持股关系

 

2016年8月,中国成功发射了世界上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潘建伟院士是量子卫星首席科学家、中科大常务副校长,被人们称为“量子之父”。

国盾量子技术就起源于以潘建伟、彭承志为核心的中科大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的量子信息研究团队,潘建伟是该领域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之一,也是国盾量子最知名的股东。

科大控股为国盾量子最大股东,持股18%(发行前);潘建伟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持股11.01%(发行前),按股票开盘价计算,其所持股份价值18.5亿元。此次发行后,潘建伟的持股比例被摊薄,变成8.26%。不过,潘建伟虽然自国盾量子成立至今一直为公司股东,但其当下并未在公司任职,也未参与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和技术研发工作。在科创板允许“同股不同权”的章程下,潘建伟所持股份表决权也已委托科大控股行使。

 

 

作为一种在理论上“绝对安全”的保密技术,量子通信相关概念股引起了资本界的广泛关注。从其背后的股东,可见一斑。值得关注的是,神州数码集成全资子公司上海神州数码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为国盾量子股东君联林海(持股4%)的有限合伙人,持有合伙份额25%;神州数码集成的控股股东神州数码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与国盾量子共同出资设立神州国信,持股比例分别为69.1%和4.9%。可以看出,国盾量子第一大客户与其存在交叉持股关系。

 

 

二、业绩连年下滑,对大客户、政府补助依赖程度高

 

尽管上市首日涨幅惊人,但坐拥超80%以上市场份额,国盾量子的业绩却没能持续增长。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4亿元、2.65亿元、2.58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0.74亿元、0.72亿元、0.49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31亿元、0.23亿元、0.15亿元。可见,公司业绩连年下滑趋势明显。

 

 

不难发现,国盾量子的业务主要来源于国家及地方政府推动的骨干网、城域网等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项目,对该等项目存在重大依赖。2017-2019年度,神州数码是国盾量子的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1.14%、57.90%和59.52%。

净利润下滑,还是在政府补助不断加码的情况下。2017至2019年,利润总额中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0.54亿元、0.59亿元和0.84亿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0.41亿元、0.49亿元和0.74亿元,占国盾量子当期净利润比例高达54.5%、68.47%和150.42%。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政府补助,国盾量子2019年的净利润很可能是亏损的。

 

三、较高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导致公司现金流情况较差

 

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庞大,甚至超过当期的营业收入额。2017-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93亿元、3.26亿元、3.0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3.23%、123.02%和116.59%。截至2019年末,第一大客户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1.60亿元,占余额比例53.11%。过高的应收账款也导致了一定的坏账风险,科大国盾多个客户存在应收账款逾期情况。

2017-2019年,公司存货占当期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113.15%、201.39%和94%,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12、0.57、0.77,期末存货规模较高,存货周转率较低,可以看出给公司的资产流动性带来不利影响,并增加存货跌价风险。

 

 

此外,应收账款周转率越高,说明其收回越快。反之,说明营运资金过多呆滞在应收账款上,影响正常资金周转及偿债能力。而2017-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11、0.86和0.82,周转率不仅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且远低于行业平均值6.89、5.1和3.72。

 

 

因此较高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导致公司现金流情况也较差。2017-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17亿元、-0.04亿元、1.71亿元,前两年为负,且对政府补助存在依赖;剔除收到的税费返还及政府补助金额后,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78亿元、-0.61亿元和1.22亿元。随着业务的不断拓展,公司应收账款可能会继续增加,周转率可能继续下降,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可能还会为负,环环相扣,公司的财务情况与强大的技术背景相悖。

 

四、总结

 

国盾量子属于行业拓荒者,投资更像是PE性质的投资,需要投资人有较高的风险偏好,可以容忍公司较差的财务情况和长期的资本投入。尽管招股书中提示了30点风险因素,包括公司目前营收规模有限、对大客户和政府补助依赖程度高、与第一大客户存交叉持股关系、较高的应收账款、现金流情况较差等等,但是其背后有全球顶尖的中国科学家,更有国家战略的加持,因此创下A股单日涨幅历史,资本足够疯狂,市场为之震惊。

但需要注意的是,国盾量子首日的换手率同样高达81.56%。中签者卖未中签者买,市场有风险,还是多看看招股说明书中提示的30点风险吧,这股价大起大落的,谁受得了?

文中任何观点和建议不构成对证券买卖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和众汇富不对任何投资做出任何形式的担保或承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北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inrong/20210127/012I5202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